楊德利:一國兩制證實讓香港成功

拿督楊德利 沙巴前首席部長

香港在「一國兩制」的行政制度下左右逢源,即:擁有自主管理權,同時亦在中國和平掘起為世界強國過程中佔據優勢。

「一國兩制」是治理國家的成功機制,適合身為聯合邦的馬來西亞引用實施。實際上,英國(大不列顛暨北愛爾蘭聯合王國,UK)亦可引用一國兩制政策,解決其在脫歐後,與愛爾蘭之間的窘局。

當英國即於今年10月31日脫離歐盟後,英國即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面:英國必須對愛爾蘭開放邊界並免除關稅監管;但愛爾蘭卻對其他歐盟國家開放關卡。英國要對愛爾蘭共合國及北愛爾蘭(屬於英國)開放其關卡,但卻要監控對歐洲大陸的關卡。英國目前仍受這個課題所困撓,未得其解。

英國可以向鄧小平學習這套精明的政策:一國兩制。英國曾經用戰艦和鴉片貿易來殖民香港,從未想過及預識到一國兩制如何讓香港發展為昌盛的國際城市。值得注意的是,香港比全世界任何邦地擁有最大限度的自主權。香港有本身的中央銀行及貨幣、司法制度、警察、移民局、獨立反貪委員會(ICAC),同時亦擁有本身的大學和航空。香港是以獨立實體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以及成為亞太經濟核心小組(APEC)成員,擁有與其他國家平起平坐的地位。香港不需要對北京繳交任何稅金。唯有外部防防禦及外交事務不屬於香港管轄權,這是正确的。

* 跟隨世界腳步而改變

身為亞洲人,我們有必要適應世界轉變對我們造成的衝擊。如今世界已經變了。全球市場已移向經濟起飛的東方。

年輕人受社交媒體影響已超越傳統政治力量所能控制的範圍。但是,香港卻沒有改變。從一方面來看,香港的示威者抗拒中國日益強大的軟勢力;另一方面,香港年輕人因為不願接受西方大勢已去的現實,而陷入焦慮,政府卻視而不見。在新的世界格局裡,亞洲重新崛起,尤其是中國和印度漸形成全球主導勢力。中國已是世界最大的經濟體,擁有強大的相對購買力(PPP)。中國的變化極為迅速。

馬來西亞人到訪中國後會驚㤉地發現,將護照交給移民局官員時,對方能以馬來語招呼。以往屡見不鮮的錯誤使用英語文法告示牌,如今已幾乎找不到。過去20年來往返中國的旅客,將會發現他們的移民局、關稅局、公共交通設施及整體生活品質已大有提昇。

當我於2000年以馬來西亞國會代表團前往北京時,當地的媒體記者以流利的馬來語訪問當時的國會議長敦扎希。她在大學修讀馬來語。深圳羅湖站商業廣場、店員都能說基本的馬來語。與香港的情況相較之下,中國商界更積極與外界世界接軌。

不單如此,我於2010年到北京出席由英國倫敦大學商學院舉辦的亞洲論時,倫敦經濟學最資深的中國校友也出席讓論壇更添色彩,他即是當時的外交部長楊潔篪。英國則由國際貿易委派的特別代表安德魯王子。與會者還包括當時的畢業於哈佛的中國經濟事務部中副部長劉鶴(現任副總理,暨中美貿易戰中代表中國的首席談判家)。

相較於5年前在香港舉辦的前一屆亞洲論壇,香港政府僅派當時財政部代任秘書出席。英國政府也完全沒有派出任何代表出席。

換言之,與中國大陸相比之下,香港在其前殖民勢力的眼中已失去政治意義。

* 中國高歌猛进,香港裹足不前。

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並擁抱市場經濟,標榜著「世界工廠」的名號,成為科學革新的中心。

中國航空業在全世界發展最迅速。按國際空運協會(IATA)的報告,中國單在去年的載客量就高達6億人次,並且預計在2025年將擁有世界最大的民航市場。許多城市都即將出現與時併進的機場。

人民幣走勢強勁,多年前已超越港幣,但由於消費仍相對較低且景點不勝枚舉,這不至於令外國遊客怯步到訪中國。

對我們沙巴來說,許多沙巴人在15年前從亞庇到訪中國,航線必須經由香港轉機。如今,亞庇每週有60班直飛中國的航班,但僅有14班機飛往香港。過去,香港是中國對外的「匣口」。香港賺取許多到訪中國者的錢。香港附依中國經濟繁榮中受惠,尤其對廣東省。如今,遊客及商人已略過香港直往中國。

按國際標準衡量,香港屬於中型城市,人口排行全球榜首104位。香港的730萬人口根本比不上中國著名10大城市。相鄰的深圳都有1200萬勤奮革新的人口,是東方步調迅速的科技城市。

東盟國家3個首都:馬尼拉(1300萬人口)、曼谷(1000萬人口)及雅加達(1000萬人口);東京(3800萬人口)及首爾(1000萬人口)都令香港相對變成小城市。9個全球經濟最迅速發展的城市是英語為主的印度,孟買(2400萬人口)居全球經濟增長之首。河內及胡志明市(西貢)則是全球成長最迅速的城市。歐美洲以外的城市之中,英語為主的中東城市杜拜成為香港在吸引外資的主要競爭對手。

全球金融中心指數顯示,香港仍居榜首第3名(僅次於紐約及倫敦),但其他亞洲中融中心(排行第4的新加坡、排行第5的上海、排行第6的東京及排行第8的北京)正緊緊追在後頭。

* 這些事實與其他因素,香港的定位將會如何?

最近在香港發生的衝突,讓新加坡在商業及宜居方面更具吸引力。英國家電公司Dyson Ltd(總值80億美元,擁有1萬2000職員)將其總部從英國遷移至新加坡,概括著新 加坡比香港更具吸引力。香港不像新加坡那樣和平、安全且干凈,香港的街頭已被一批「熱愛自由」的暴民所佔據,尤其是週末期間。

香港更上演示威者與警員發生衝突的醜態,令到訪香港者留下不好印像。街頭示威造成交通癱瘓,衍生出漏機、行程受阻的困境。在此同時,西方媒體宣揚這些年輕示威者與警隊博鬥的勇氣,但世界各地,包括馬來西亞,人們對對警員施暴力的情景感到駭然。追根究底,香港在國際譽有全世界最好的警隊、最專業且最少受賄。

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會允許其主要街道及商業中樞被「示威者」非主法佔據數天數夜。只有香港允許威者霸佔國際機場和擾亂公交系統,荒謬之極。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會允許其國會大廈被佔據、國徽被糟蹋。

或許香港的年輕人不知道做生意的關鍵因素,是政治穩定及治法完善。街暴民當道和主要街道及商業廣場出現衝突事件,將不能給予任何人信心。

* 引渡、街頭抗議和心理健康

最近,香港人只躲在城市外,通過電視機觀看街頭暴力。報道稱,10個香港人之中,就有1個直接受街頭示威而精神受損。香港大學防範自殺中心主任說:「因為引渡法案而引發深藏心中的身份危機突然爆發,整個社會已陷入歇斯底里。」他說:「人們很失望、擔心他人的安全、對自己的生命安全喪失信心。我不曾見山過香港人如此慌張失措,感覺已完全失去控制。」

因對即將允許台灣及中國的逃犯被引渡出境的逃犯引渡法案感到擔憂,而走上街頭的示威者,已變成草木皆兵的暴民,開始攻擊毫不相關的中國商人。認真看待事因,香港已與30個國家簽署逃犯引渡條約、中國則已與39個國家簽署。逃犯引渡法令在現實中不容易實行,香港人不應該擔心在「一國兩制」的國度內,逃犯引渡法會被濫用。

最近有2個著名的逃犯引渡案:第一宗,華為公司財務長孟晚舟在加拿大轉機前往墨西哥時,被試圖引渡到美國;第二宗,美國不斷試圖將極具爭議的Wikileaks創辦人Julian Assange從英國引渡到美國。

另一宗引渡案是針對踢爆內幕的Edward Snowden。如果他沒有及時從香港逃往俄羅斯(2013年),他將會被美國引渡。很瘋刺的是,這些備受爭議的引渡案只和美國有關。

* 漠視對民不公的歷史——「聯合傑克」和鴉片戰爭

見到香港年輕人向示威者搖著「聯合傑克」(英國米字旗),感覺十分滑稽。無論如何,香港是英國在鴉片戰爭勝利後奪取的戰利品,這場戰爭則是「華人的世紀恥辱」。

聯合國反毒日定於6月24日,這是林則徐於1839年,耗費3個星期,將1200萬公斤向販商充公的鴉片銷毀的那一天。中國在鴉中片戰爭敗落後,必須補償英國的鴉片販商、簽署單向「自由貿易」合約及把香港割讓給英國。殘酷的是,今天(鴉片戰爭結束180年後),香港的年輕人忘卻或忽視殖民入侵者用鴉片對付先祖們的這份恥辱。

拿督楊德利
沙巴前首席部長(1996年-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