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命水務局總監屬非法 前首長对簿公堂

前首席部長拿督斯里邦里瑪楊德利(左三)與原告彭道忠(左五)在亞庇高庭入禀控狀後攝於法庭大廈。隨同者包括Darren N Punai(左一)、楊奕智(右二)及沙巴進步黨署理主席拿督楊偉光(右)。

(亞庇訊)前首席部長拿督斯里邦里瑪楊德利正尋求法庭宣告,政府委Amarjit Singh擔任沙巴水務局總監屬不合法,因為其已違反《2003年沙巴水供法令》。

楊德利今日與斗湖商人彭道忠,將此案入禀亞庇高庭,並要求法庭宣布,該法令第3條文規定,惟有公務員才有資格擔任如總監的高級職位,而這是強制性的。

他們也在入禀狀中宣稱,Amarjit自2018年8月10日被委任至今,其行動已對沙巴水供造成短期、中期及長期的破壞。

其中包括Amarjit被任職當天,即撤消東海岸斗湖和拿篤的兩個關鍵供水項目。

楊德利與彭道忠在入禀狀表明,該法令具體規定,水務局總監必須由沙巴公共服務部門成員中委任。

他們宣稱,Amarjit不曾擔任公務員,他也不具備被委任高級職位者所需的能力培訓、能力評估、專業發展和政府考試。

反而,他們認為,Amarjit被委為水務局總監,純粹是因為他曾經是執政的民興黨的黨員及黨辦公室職員。

楊德利與彭道忠在其誓章中說:「此項委任中選擇政黨活躍黨員的非公務員之舉措,已經違反《2008年沙巴公務員條規》;委任總監所需的程序和審核標準,即是該名官員必須具有既定的業績、能力、具備專業資格,並受部門主管的推薦。」

他們在控狀中指出,Amarjit不適合被委任該職位,因為他曾經在仙本那一項濾水站項目中,遭反貪調查。

楊德利與彭道忠在其控訴指出,Amarjit因為缺乏經驗和能力,他在過去8個月內已令沙巴水務局作許多“受置疑”的行動。

他們宣稱,Amarjit在上任總監職位當天,即撤消斗湖急需實行的斗湖水供方案第三期項目,此方案總耗資4億5000萬令吉。

他們表示,撤消此項目的舉措“顯然不當”且不合理,其令聯邦政府資金損失,也令沙巴政府失去多年來爭取到的斗湖水供方案。

他們表示,Amarjit在未收到部門官員的任何滙報,甚至沒有親自前往瞭解斗湖水供況狀下,就“草率”地撤消此關鍵項目。
副首席部長拿督劉靜芝於2月21日發表關於“斗湖民眾經常抱怨該地區供水不足”的言論,反映項目被取消後所造成的嚴重影響。

楊德利和彭道忠也在控狀中宣稱,Amarjit撤消拿篤水供系統項目的舉措,也危害到為确保該區水供充足所作出的努力。

兩名原告指出,Amarjit撤消6家經營濾水站公司的特許協議,是他不稱職的另一個後果。

他們說,撤消合約使沙巴政府面對償金額高達約4億980萬令吉的訴訟。

除此之外,他們也指Amarjit的對水管工人進行書面能力測驗來決定發出准證,是“嚴重不公平”,這令合格水管工人由原來的2123人減少到104人。

楊德利表示,健康檢驗中所開出的某些醫藥條件是獨斷的,與實際裝管或舖管工作毫無相關。其中最明顯例子是:裝管員或舖管員不得“在黑暗中視力不良”(“sukar melihat dalam gelap”),以及“在過去的五年中濫用酒精”(“penyalahgunaan arak dalam 5 tahun yang lalu”)。

楊德利與彭道忠在控狀中指出,目前,2123名原有的裝管員及舖管員中,僅有104人通過測試。

他們稱,由於缺乏遠見和不瞭解實際情況,導致90%的裝管員和舖管員不給予任何理由之下,被任意取消資格。

楊德利與道忠說:“這令整個沙巴的建築業陷入困境,因為區區104個裝管員或舖管員,顯然極度不能滿足整個沙巴建築業的需求。”

前首席部長拿督斯里邦里瑪楊德利(左三)與原告彭道忠(左五)在亞庇高庭入禀控狀後攝於法庭大廈。隨同者包括Darren N Punai(左一)、楊奕智(右二)及沙巴進步黨署理主席拿督楊偉光(右)。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