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庇長青文康樂齡協會之台灣老人護理考察
向台灣取經助提升沙巴州長者退休生活品質

團員們合攝於長庚養生文化村。

年齡,一直以來是許多人避之不談的話題。在以前,詢問年齡可是女性的大忌,但隨著時代的變遷,年齡如今也逐漸成為了男性的問題,踏入中年,意味著接下來就是面對頭髮開始脫落,迎來老人稱號的一個階段。年老是人們一生中的必經之路,無法避免,但要活得精彩,活得有價值,則是每個人都應該深思的問題。

據聯合國一份報告指出,馬來西亞在2030年將是人口老齡化的國家,到時候就會有14%的人口是65歲或以上的人民。1997年,我國65歲或以上的人口為 82萬6千281人,在20年後的2017年,增加至 198萬9千989人。

因此,要如何規劃步入老年後的生活,如何規劃出一個有品質的老年生活,引起了許多國家政府和民間團體開始去關注。其實,年老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老了後不懂何去何從,如何還能繼續享受生活是我們應該要關心的,儘管醫療的進步,可以把壽命延長,但如果不懂得處理後續問題,受影響的不僅是個人,還牽連到家庭。

華人常說孝順,更強調敬老一詞,但步入老年後,孝順或敬老難道就是一個老年人所真正要的嗎?他們或許更渴望年輕時的魄力,說走就走的動力,或許期望的是還能與三五知己相約喝茶聊天敘舊,而不是每天被一大群兒孫圍繞,當個看顧孫子的免費保姆。有可能這種說法與華人的孝順或敬老的倫理道德背道而馳,但試問有誰真正詢問過老人的需要?當然,孝順與敬老仍是需要的,但除了這些,還有跟多。

在西方社會,老人懂得享受所剩不多的生活品質,懂得享受不被子女或孫兒打擾的悠閒生活,每天為自己做出最好的規劃,在活了大半個世紀後,如何還能做個快樂的老人,才是王道!

長庚養生文化村內的桌球室,讓鄭成星局紳忍不住秀一下球技。

人們常說“樂齡”,但又有多少人了解“樂齡”的真正定義。老年人要的是開心、快樂、愉悅、愜意、瀟灑,甚至是幸福、享受等等。因為人生到了退休年齡,養兒育女的煩惱沒有了,競爭激烈的工作擱下了,生命出現前所未有的自由、輕鬆感。所以,用“樂齡”來表達快樂人生和樂天知命是再恰當不過了,符合現代社會老年人的實際生存狀況,也有利於提倡一種更為健康積極的人生態度。

在亞庇,能為老人提供退休後開心、快樂生活的場所少之又少,而亞庇長青文康樂齡協會便是其一。在創辦人古燕如及歷屆會長和理事領導下,該會在過去20多年來,讓50歲以上的樂齡人士快樂地生活,活得有意義和有尊嚴。

不久前,亞庇長青文康樂齡協會在主席鄭成星局紳的率領下組隊前往台灣考察樂齡護理項目,走訪了長庚醫療財團法人附設桃園長庚護理之家以及高雄市民生醫院護理之家兩間老人護理機構。隨行的包括該會署理主席吳道鑫、該會創辦人兼第一副主席,也是總領隊的古燕如等一行22人。

長庚養生文化村內的住宿單位。

團員們合攝於長庚養生文化村。

每個人在其多元豐富的人生過程中,都會累積許多有用的經驗,而且各自擁有不同之專長,由此而構成了寶貴的文化,可以奉獻於社會大眾。基此有此深長意義所在,以及為了實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理想,提出養生文化村觀念,並且規劃設計出一個讓年長者依然可以過著多彩多姿,而且自在又有尊嚴的生活環境。。。是由台灣著名企業家王永慶創辦長庚醫療財團法人附設桃園長庚養生文化村的理念。該村佔地17公頃,環境規劃完善的每一片土地,讓入住的老人們能享受漫步其中盡享綠意大自然,家內的設施彷彿私人宅院,應有盡有,不僅提供單位住宿,還包括各種如繪畫、歌唱、電腦、舞蹈等數之不盡的興趣班。有長者形容養生文化村為人間天堂,當然,這不是毫無根據的,就連隨行造訪的亞庇長青文康樂齡協會團員們也對此贊不絕口。

長庚養生文化村行政組長黃玫琦(右一)向團員們講解創辦過程,右二起為古燕如、鄭成星局紳。

作為台灣最大的銀髮族住宅社區,文化村內除了應有盡有的硬體設施,在飲食方面也會通過營養師根據個人的身體狀況提供所需,絕不馬虎。在這次參觀文化村,用大開眼界來形容絕不為過,因為這裡打造的就是一個私人休閒住宅區。老人們能在此居住,享受退休後的悠閒生活,每天沉醉在所喜愛的各種興趣班,不是人生一大樂事嗎?

長庚養生文化村住宿單位內的小客廳。
長庚養生文化村住宿單位內的飯廳與廚房,就是一個家必備的設施。

高雄市民生醫院護理之家,則是一間從現有醫院打造的老人療養中心。院內除了有日常醫療護理,還專門為住院老人提供如音樂治療,沒錯,就是讓一班自願人士親自到院內為老人們進行表演。在音樂治療中,音樂是一種工具,就像是復健科裡的復健器材,是輔助治療的工具,使患者在聽了愉悅的聲音後,引導患者達到積極健康的目的。

小豆芽室內樂團在高雄市民生醫院護理之家進行表演。

透過音樂療程,還可以促進完善的身心靈、壓力管理、減緩疼痛、表達內心感受、增強記憶力、溝通能力、促進肢體復健。就好比亞庇長青文康樂齡協會,讓長者們每天陶醉在音樂與舞蹈的歡樂中,樂不可支!

高雄市民生醫院護理之家利用音樂治療讓患者進行復建。

高雄市民生醫院護理之家秉持護理服務、生活照顧、生活娛樂、社工師、醫療服務、飲食營養、藥師和復建治療師六大類。亞庇長青文康樂齡協會主要參訪目的為深入了解民生醫院對於長者護理及生活照顧,因此,該院由醫療副院長魏淑儀帶領介紹護理之家床位設置、服務和醫務管理等層面,並在座談時分享照護心得與建言,供協會深入了解。

鄭成星局紳(右一)向高雄市民生醫院護理之家的患者家屬了解情況。
古燕如(右一)慰問高雄市民生醫院護理之家患者。

讓老人活得有尊嚴,單靠亞庇長青文康樂齡協會並不足夠,仍需各界尤其是政府的配合下落實。對此,鄭成星也呼籲政府設立完善的老人護理中心,為老人提供結合醫療和護理的居住,如在現有政府醫院設立專為老人而設的護理中心,既能擁有專業醫護人員駐守,又能給予老人們及其家人一個安心。

鄭成星局紳(前右二)贈送紀念品給高雄市民生醫院護理之家護理長吳淑惠,前左及右為吳道鑫和古燕如。

他說:「學習台灣政府的醫院護理之家,亞庇長青文康樂齡協會可以扮演諮詢與義務協助的角色,諸如提供自願性的娛樂給住院老人。」甚至,還可以計劃把京拿律安老院轉型成為結合醫療和看護的中心。

他強調,並非要求政府免費提供此種便利,可以有合理性收費,只要擁有類似中心,對於多家庭來說是安心的,老人也能在晚年期間住的舒服舒適。既然政府能跨出第一步設立京拿律安老院,是可以繼續朝著更好的方向前進,為沙巴州長者提供更完善的醫療和住宿中心。

但他也希望社會人士或企業公司改變方式,減少對這些機構的捐助,以結合大家力量,規劃出一個更有效幫助與關懷老人的方案。他解釋,諸如整合資源設立或領養安老院內的住宿單位,在有所缺乏時能及時獲得供應一些器材或設施。

老人住所在國內,還無法做到好像台灣或其他國家的“親老設施”,使老人出入非常不方便。因此,亞庇長青文康樂齡協會希望可以在這方面扮演一個支援者或諮詢單位的角色,讓政府與民間團體,甚至是與企業相互合作,為老人打造更加完善的硬體設施,產業發展商更可以在旗下的發展項目內,設立供老人休閒的場所。

老年人的日常生活內容不僅包括基本日常需要,還包括生活照料和精神尉籍。日常生活是包括身邊的事情,具有連續性、習慣性、反覆性和恆常性的特點。要如何規劃良好的老人生活,仍需大家的努力!

團員們合攝於高雄市民生醫院護理之家。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